影视动画
当前位置: 主页 > 影视动画 >

nba直播对抗影视行业“不确定性”“三驾马车”

发布日期:2021-06-22 07:35

 

  如何在高度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发展,如何在不可预测中,寻找笃定的方向,这不仅是所有从业者都很关心的命题,也是整个行业面临的最本质的挑战。

  2020年,新冠疫情黑天鹅袭击全球下,影视产业遭遇极其特殊一年。中国电影市场以204.17亿(31.29亿美元),超过北美电影市场的21亿美元,登顶全球第一大票房市场。

  不过,随着《寂静之地2》《黑白魔女库伊拉》等中小体量新片在北美开画,北美市场有所快速复苏。仅计算排行榜前两名,北美电影市场超越了同期中国内地市场,暂时夺回全球第一大市场称号。

  疫情的持续影响,影视行业整体市场更具挑战性。“全球第一大电影市场”这一称号,虽然某种程度更多只是符号意义,但对国内影视行业而言,重启更早却被北美市场后来居上,仍然反映出国内影视市场当前的现状和短板。

  那就是时至今日,从电影到剧集、IP改编,国内影视行业仍有着巨大的“不确定性”硬伤。

  “影视产业的特殊,在于它既是创意的、工业的、商业的,也是文化的、艺术的,更是社会的、生活的。这些丰富的属性和影响因素相叠加,让影视创作日益复杂,且难以预测。”6月13日,在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时隔8个月后的“三驾马车”发布会上,腾讯集团副总裁、阅文集团CEO、腾讯影业CEO、腾讯动漫董事长程武如此表示。

  在程武看来,文化产业自带的不确定性很难被忽视,“如何在高度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发展,如何在不可预测中,寻找笃定的方向,这不仅是所有从业者都很关心的命题,也是整个行业面临的最本质的挑战。”

  如何寻找最笃定方向,目前业内尚未有最终答案。但从《你好,李焕英》、《庆余年》、《流浪地球》、《赘婿》等一系列爆款身上,人们可以很清楚的得出一个启示:过硬内容和情感的链接依然是解决国内影视行业短板的根基。

  “要想留下来,就得拿好作品,讲好故事。”程武同样认为。作为从泛娱乐到新文创的战略提出者,程武通过十年思考以及“三驾马车”等业务的实践,给出了寻找笃定感的三个探索方向:现实题材布局、IP系列化开发及打造中国特色IP产业链。

  这是否会成为中国影视行业寻找确定性、笃定感,甚至接近未来发展标准答案的“解题思路”?

  “寻找确定性,提升生产效率”,是程武在“三驾马车”最新发布会上多次讲到的“核心词汇”,也是影视行业多年来的共同探索。

  此前在业内,在与好莱坞,甚至韩国比较时,人们普遍把国内影视行业“长周期、高风险、不确定性大”等问题,归结到工业化、标准化、规范化差距之上。

  某种程度来看,的确如此。好莱坞影视工业化思维从一百多年前诞生、发展后,从创意到上映,每一环节都被精细分工,形成了成熟的“流程化、标准化、类型化”的好莱坞工业化体系,催生了迪士尼、米高梅等好莱坞影视巨头,打造了众多具有全球价值的知名IP。

  标准化影视工业化体系下,好处显而易见:不仅提高影视生产效率,还能保证内容稳定输出,最终降低市场的不确定性。

  与之相比,中国前影视行业整体制作水准,此前很长一段时间采用的大多是传统的“三宝”,即经验判断、押宝明星、团队默契,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和盲目性。

  在国内,从2017年《战狼2》创造国内票房纪录开始,人们开始探讨建构中国影视工业化体系的可能。2019年春节档,动用7000人大剧组、初期视效镜头达4000个的《流浪地球》的大爆,一定程度上证明中国电影工业化水平的提升。

  好莱坞工业化体系,显然不能适用所有影视作品。效仿“新工业化”模式下的《机器之血》、《雪暴》,虽然拍摄时间和成本得到控制,但票房与口碑惨败。打出国产电影史上“最强特效”招牌的《阿修罗》,上映一个周末后就紧急撤档,至今也记忆犹新。

  一些拥有强势粉丝基数的大IP,《幻城》、《青云志》、《九州天空城》等,在影视改编后惨遭失败,影游联动也形同虚设,再次证明中国影视行业的“不确定性”。

  实际上,多位业内人士就明确多次表态:中国影视工业化大门虽已开启,却处在一个非常早期的阶段。

  “即便是工业化最成功的好莱坞,也有一半以上的片子难以盈利,中国只会更低,而如果我们能够将成功率10%、20%,就已经很成功了。”程武表示。

  影视制作环节可以学习好莱坞的标准化生产方式,却不能完全照搬所有体系——很多时候,创意、故事、编剧等等,都是标准化技术之外,需要永远摸索、实践、创新的核心关键。

  这一切目的,是为了给观众讲述一个好故事。从《流浪地球》到《你好,李焕英》,无论是前者讲述的“一个人类共同体的感人故事”,还是后者“凭真挚感人的亲情故事情节感动观众”,都是观众被故事、内容本身打动后,才让二者创造了票房、口碑奇迹。

  “引发共鸣”无疑是一个好IP故事所必备的点。但《李焕英》成功还与另外因素有关,即极具中国本土化特色——从观众口味来看,已越来越差异化与多元化,针对不同观众、不同市场、不同档期、不同需求,需要制作不同类型的影视作品。

  更重要的是,作为文化艺术产业,中国与好莱坞、日韩相比,有不同产业基础和优势,需要走一条有自己特色的道路。

  一方面,中国移动互联网内容产业应用早于美国和日本,互联网土壤更肥沃;另一方面,国内网络文学经过二十多年发展后,有着丰富的网络文学IP资源储备,这是中国文化产业相比日韩、欧美最大优势所在。

  在中国文化、影视特色产业道路摸索上,此前也有众多行业选手提出“IP生态体系”,对众多IP进行了影视、动漫、游戏等再次创作,但由于很多陷入“大IP+流量明星”误区,IP再次焕发新生命力的案例并不多。

  直到2019年,腾讯从“泛娱乐”战略进阶到“新文创”大背景下,更系统地关注IP的文化价值,阅文、新丽传媒、腾讯影业得以横向打通,携手进行了《庆余年》IP项目改编,作为成功样本,让外界看到“IP产业链价值”真正被放大的可能。

  即便3年后回头看去,《庆余年》成功关键因素,依然还是因为“生产出了符合甚至超过消费者期望的精品内容”——IP平台、制作方以及二次创作团队的生态联动和产业耦合,是创造这一成功的关键。

  如何打造更多的《庆余年》,让偶尔的“爆款”成为行业“常态”,甚至让中国文化产业相比好莱坞、日韩的优势,从潜力转变成现实,成为业界探索的“共识”。

  “本质上,是通过不断摸索实践,去增加中国文化产业、影视产业的确定性。”一位文娱评论人士说。

  2020年4月底,程武等新管理团队接棒阅文,加快新丽、影业、阅文三者深度融合。10月,新丽传媒、腾讯影业、阅文影视宣布结成影视联合生产体系,成为腾讯深度布局影视产业、强化数字内容耦合、提升IP打造效率的“三驾马车”。

  和此前一些玩家提出的“IP生态体系”不同,“三驾马车”特点是各环节分工明确,却又协同作战:拥有大量优质IP资源的阅文影视,提供源源不断的好故事;新丽传媒全方位把控剧本的开发、创作、制作;腾讯影业则作为联结上下游纽带,聚焦主投主控,扮演“枢纽”角色。最后三家从IP源头、资源整合、发行、到宣传“协同作战”,以此提高生产效率。

  对此,程武如此解释:“做文化,不是孤立和封闭的事业,只有把各种协作主体、文化资源以及创意形式广泛地连接起来,才能实现更高效的数字文化生产。”

  2020年中,在程武推动下,“阅文-新丽-影业”成立联合决策会员会,这在后来三家公司的协同、分工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之后程武又推动阅文动漫与腾讯动漫进行网文IP动漫化,并在去年底又进一步宣布启动“300部网文漫改计划”。

  一系列动作下,三者从组织和文化上得以进一步融合,无论是IP文学源头,还是IP影视、动漫、游戏的改编,都不再是孤立体验。

  从过去8个月整合效果来看,“三驾马车”建立了一个运转更为畅通、协同更为紧密的IP开发体系。

  《斗罗大陆》《庆余年》《赘婿》《流金岁月》,实际上都是“三驾马车”协同探索、实践的成果——尤其是爱奇艺史上最快热度破万剧集的《赘婿》,其中腾讯影业负责评估IP开发立项和连接,阅文提供版权与输出IP理解力,新丽则发挥内容制作能力,协同之下从开拍到播出则只有8个月,开发时间大大缩短。

  这得益于生产制作流程过程中,不断成熟的工业化技术体系。“需不断去跟各个部门无缝对接,不管是美术、道具、统筹,还是演员。”《赘婿》剧本总监郑卓群此前就坦言,这是一次所有人在进行“集体创作”的心路历程。

  《赘婿》之后,三驾马车IP生态链构建速度已大大加快——从6月13日“三驾马车”二度同台宣布的内容来看,就有时代旋律、东方故事、青春能量、次元破壁等六大文化产品系列及网络电影、微剧等共计70部作品,集中发布。

  其中,不仅《赘婿》第二季正式启动,还包括《1921》《人世间》《心居》“时代旋律”三部曲;以及《一人之下》、《狐妖小红娘》、《西行纪》等动漫IP的系列化电影、剧集开发计划。

  比如备受关注的《1921》,不同于以往主旋律电影,为讲好这个关于青春、大义、信仰的大故事,监制兼导演黄建新没有采用时间跨度完成史诗叙事,而是选取1921这一年的横截面,在时空宽度里开辟叙事空间,以便让人物变得更加有血有肉。

  从“三驾马车”未来发展来看,“讲好故事”也被高度重视。6月3日,程武宣布推动“大阅文”战略升级时,就明确表示,“让好故事生生不息”就是“大阅文”的新使命。

  “这些经过大量用户情感和多重内容形态验证的故事,是对抗不确定性最宝贵的资产。”他说。

  如果跨越周期,客观来看,“三驾马车”过去的摸索实践,已向中国影视行业输出了一种对抗确定性的解题答案。

  “‘三驾马车’体现的不仅是精准把控剧本品质能力,还有效的降低了投产风险,提升了内容决策效率、生产效率和变现效率。”一位文娱资深观察人士如此认为:对中国文化、影视产业而言,这种“确定性”和“价值增长”,将带来更大想象空间。

  鉴于中国影视产业距离好莱坞仍有一定距离,以及创意产业天然的高风险和不确定性,这是否最接近行业未来的最笃定的方向,即便是程武,也表示不敢说已经有“答案”。

  毕竟,无论是《庆余年》,还是《赘婿》,都只能称为“成功的摸索实践”——已官宣的《赘婿》第二季,将是对“三驾马车”长线开发能力的真正考验。

  从长线开发来看,程武认为“三驾马车”还需要形成更强合力,在内容题材创新、IP红利挖掘、上下游产业链生态等三方面进行探索。

  第一个方向是做好现实主义题材。程武认为,从《八佰》《你好,李焕英》到《流金岁月》,这些源于现实的作品,迸发出了强大的情感势能与社会影响,成为中国影视的新主流。

  目前,现实题材作品是“三驾马车”投入最大的类型。《1921》《人世间》《心居》“时代旋律”三部曲,就是被重点寄予厚望的现实主义题材。

  “三驾马车”为何如此看重现实主义题材?一位业内人士表示,nba直播,《小欢喜》《小舍得》《觉醒年代》《大江大河2》……等等一大批贴近现实生活、回归真实的现实主义题材,满足了更多元观众的需求,也收获了不错口碑和收视。

  更重要的,这对中国影视产业的类型塑造相当重要。“提起超英电影、科幻电影,几乎就会想到好莱坞;社会问题影片,会想起韩国电影;歌舞电影,会想到印度电影。这都是一个类型片,做到的文化输出与意识共鸣。”上述业内人士就认为,至今我国类型影视还未成熟,“与真实生活相关的现实主义题材,可能是最好机会。”

  对此,程武同样认为:“要讲好现实题材故事很难,但却是讲好中国故事的必修课。未来,我们将投入更大力度,跟更多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讲好中国故事,塑造更多时代IP。”

  毋庸置疑,IP生态体系构建,对中国影视产业价值放大相当重要。比如根据导演陈思诚透露,中国各大电影公司市值加在一起,还不足迪士尼的 16%。因此,成为“中国的迪士尼”,被国内诸多企业喊了N年,却无一家变为现实。

  迪士尼的成功,本就是从设计IP,打造IP,再到输出IP的过程——数十年来,它通过动画、影视、衍生品、乐园等多种形式,让IP成为推动文化产业链价值不断壮大的最大助力。

  拥有最丰富网文IP储备的中国影视行业,也并非没有机会。甚至,程武认为和海外IP系统化开发相比,“三驾马车”在IP系列化、系统化开发上,可能具备三方面的优势:“一是有源源不断的好故事、好IP;二是IP具备互动性,读者和创作者一道,共创内容。三是有三驾马车为IP孵化保驾护航。”

  从行业来看,2020年热度最高网剧中,网文改编比例已提升到60%,网文生态正逐步成为中国影视产业的最大创意“苗圃”。《网络文学IP影视剧改编潜力评估报告》同样显示,有46个上榜IP,阅文多部作品上榜,像《庆余年》《赘婿》这样的潜力苗子还有很多。

  最关键问题是,好苗子如何有机会成长为参天大树。对这个问题,程武在“大阅文”战略升级上提出的解决方案是,让IP改编不应盲目,而是应该长线规划,给有粉丝、有潜力的IP划重点,去充分挖掘、放大IP价值。

  第三个方向,是广泛联动行业伙伴,打造中国特色的IP产业链,在整个创作生态层面来提升确定性。

  其关键,是进一步加强产业链上下游生态联动,与全行业合作伙伴构建共通、共创、共生的IP构建模式。这是提升生产效率,让IP 进一步破圈的重要方式。

  不过,对IP生态链的打造而言,至关重要的是人才储备。好莱坞一直以来注重人才培养和产业链的协调匹配,从“明星中心制”到“制片人中心制”,好莱坞在人才培养上的不断进步,是其工业化体系长盛不衰的关键因素。

  但对国内文化影视产业而言,此前极度缺乏制作环节上每一环的专业人才,这也是产业链不够完善的体现。

  根据计划,“三驾马车”将启动“青年导演培养计划”第三期招募。2020年,该计划发布后已为不少青年导演带去了一体化的资源支持。据悉,青年导演宋新棋的《瞧一桥》即将开机,宋丽颖导演项目《好愿在人间》也在紧密筹备之中。

  对中国网络文学而言,如今已20多年;对腾讯和“三驾马车”而言,其以IP为核心的生态布局,也早在2011年提出“泛娱乐”战略时就开始。如今,在新文创战略升级布局的第10年,上述几大方向,是否会成为中国影视行业寻找确定性、笃定感,甚至接近未来发展标准答案的“解题思路”?

  作为对抗文化产业“不确定性”的一种重要探索模式,在新征程的起点,回答这个问题显然还为时过早。

  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条属于中国文化产业的特色道路。“我们要积极追赶的,是制作的工业化,不是创意的工业化,前期的创意孵化很难工业化。”程武就强调,创意无法工业化,但可以生态化。

  在他看来,充分立足阅文、腾讯动漫这样的创意生态平台,稳定持续地输出好故事,源源不断地孵化好IP,同时不断提升影视制作的工业化能力,是构建“中国式IP产业链”这一体系的探索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