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当前位置: 主页 > 行业动态 >

在抖音的草莽江湖里专业影视人如何栖身?

发布日期:2020-07-24 11:29

 

  第一次看抖音剧情账号我有个朋友,有不少人发现,在充满大量狗血剧情、同质化严重的短剧账号中,我有个朋友的气质不太一样。

  海边、黄昏、黎明、路灯,近乎素颜的男女主,文艺的大提琴小调BGM,简单而细密的情感故事……你可能想不到,这个画风清新,在抖音上拥有652万粉丝的账号,背后不是草根素人,而是一位影视导演。

  如果不是2018年的电影项目被临时搁置,金赫恐怕也不会拍出我有个朋友系列的城市短剧了。

  2019年影视泡沫的破灭,2020年疫情的再度重击,让大批影视人的大荧幕梦碎。此时,短视频的疯狂蔓延,让他们齐齐被推向了抖音的小屏幕。

  在队伍越来越庞大,赛道也越来越拥挤的短视频领域,他们有人顺势而为,站住了脚跟;有人则在观望中,试探着入局。

  在这里,名气、演技、设备、脚本、专业,都不再是获得关注的必备要素。如何在15秒内抓住用户不被滑走,是即便已经摸爬滚打多年的影视人,也要重新遵从的丛林法则。

  影视作品即便制作完成,也有一段相当长的预热期,以及作品播出后的发酵期,更需要观众去读懂导演;而抖音的反馈则是实时的,需要创作者主动去适应用户。

  此外,同影视行业较长的制作周期不同,抖音需要在短期内持续更新,一人身兼数职,似乎永远没有停工的一天。

  金赫导演认为,进入短视频领域,太犹豫、太慢、太快放弃,是不少影视人无法在抖音里扎根的通病。而将自己惯常的影视手法照搬到短视频的制作思维,往往会让影视人再慢上几拍。

  那些已经在抖音上积累了万千粉丝的影视人,究竟是如何成功的?即将下海做抖音的影视人,又抱着什么样的心态?面对抖音的直播化和越来越高的商业属性,他们又该如何在艺术与变现之间寻找平衡?

  4月19日,拥有千万粉丝的抖音大V灰姑娘的裁缝铺发布了一条视频:大家好,我是灰姑娘。很多评论经常问我,是不是《奇葩说》里的佩佩?我是。

  原来你是演员啊,我还一直以为你是个裁缝。看到评论区这样的回应,仇佩佩其实很满足——让粉丝想不起曾经的荧幕熟脸,反倒对抖音里的人设深信不疑,这是对一名专业演员极高的赞美。

  在米未传媒当导演的时期,仇佩佩自编自导自演了《奇葩说》1-3季的情景小短剧。在公司业务之外,中国戏曲学院毕业的她,拍过网剧,还和吴克群一起拍了部电影《为你写诗》,但影响力总归没有超过《奇葩说》。

  2018年8月,同米未解约之后,原本想全身心投入演员事业的仇佩佩,又遇上了影视寒冬。在2019年过年前,她陆续拜访了10家左右的影视公司,没有人表现出想签约的意愿。

  15岁到京学艺,坚持干表演干了十几年,在这个节点上,仇佩佩开始动摇了。她想,人是不是需要放弃死磕,跟自己和解。你天天喊着我想演戏,我要演戏,可是戏在哪儿呢?

  在失业的半年多里,仇佩佩深切地感觉到,演员的生活太过闭塞。生活中除了其他演员朋友,就是导演、制片人,而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于是,过完年,仇佩佩开始在求职App上疯狂海投。一家媒体公司的老板认出了她,邀她来一起尝试拍抖音。

  其实一开始也不想拍,怕这些公司让我拍些恶搞的东西,很专业的演员没有人去拍狗血剧情的,可能我是比较早的一批精品剧情账号。仇佩佩说。但一切都发展得太快了,一些制作精良账号的出现,像一剂强心针。

  在采访中,不少影视人都提到了奇妙博物馆这个吸引他们入局的抖音IP。这个坐标西安的短剧账号,以物件或社会热点为创作中心,依靠影视级别的画面和故事,在3个月内就收获千万粉丝。编导一体的专业人才,品质优先的孵化理念,是奇妙博物馆异军突起的原因,也成为了抖音影视人们的品质样本。

  有了在《奇葩说》出演短剧的经历,再加上自己对于服装设计的喜爱,2019年4月,灰姑娘的裁缝铺发布了第一条单集短剧。如今账号已获得1097万粉丝,累计1.1亿个赞。

  小人物的故事,永远都不会过时的。这是仇佩佩不利用《奇葩说》的原生流量,而另外开辟一个新人设的原因之一。

  灰姑娘的裁缝铺并不只是会演戏就可以做好的账号。在3月发布的一集有200多万点赞的视频里,前来做衣服的老年顾客怀疑小裁缝佩佩太年轻,不懂得如何制作一件传统中山装。

  领角要做成窝势,后过肩不应涌起。袖子同西装袖,一样要求前圆后登。前胸处要有胖势,四个口袋要做得平直,丝缕要直。一席话征服了原本前来刁难的顾客。而这些关于服装的专业知识,制作一件成衣的表演过程,都是账号拍摄前期需要准备的内容。

  仇佩佩发现,做这样一个题材的账号,需要学太多的东西。学习刺绣,尝试柿染,懂得多种盘扣的技法和寓意,了解各类旗袍领口的制式等。在国戏的时候,就深受传统文化的熏陶。现在因为短视频,可以去做更深的探讨,也可以在这样巨大的流量下推广国风。不管短视频能流行多久,这些意义对我来说已经大于账号本身了。

  较高的制作门槛,让仇佩佩很有自信:我没有竞争对手,大家都叫我剧情版李子柒。

  对自己身材不自信的胖女孩,因为一条剪裁显瘦的裙子,而找回了自信;癌症晚期的母亲,为了让年幼的女儿每个月都能有生日礼物,来裁缝铺定做18条裙子,最后得到了佩佩特别设计的永不过时的小黑裙;清贫的农民工为了让妻子高兴,让佩佩瞒着价格,为妻子定做一套新衣服……

  看见普通人因为穿上一套新衣服而焕发的神采,观众们不仅能欣赏到各类好看的衣服,还能由此收获温情,为小人物的胜利而获得爽感。

  投身短视频,让仇佩佩获得了演艺生涯更高的关注度。同时,她也在学着适应抖音。

  抖音上是没有脑残粉的,不喜欢就会把你扒拉过去。反应太直观了,电影你还要等发酵,等口碑;抖音你6点发出去,9点自己凉没凉了。

  尽管已经是千万级别的抖音号,但每月最多六七条的商务广告,外加一个月十几万的运营制作费用,公司抽成之后,仇佩佩的收入并不如以前当演员时的丰厚。

  当演员一天一万块的片酬都很正常。在抖音上,千万粉丝的号一个月有人能赚6位数,但短剧这个品类和美妆的变现程度不能比。她说。没有别人想象的那么挣钱,我的工资可能也就是公司经理的水平。

  她打算,等粉丝到了3000万,就把灰姑娘发展成为自己的服装品牌,做成更长线的规划。

  如今,我有个朋友这个从画质和拍摄上明显高于抖音普遍水平的短剧账号,已经收割了600多万的粉丝。它以树洞形式为基本创作结构,能持续不断地收到投稿。

  基于身边朋友和投稿的故事,金赫巧妙地洞悉着约会中男女之间微妙的分寸,情侣间的感怀,夫妻间的情感故事。在我有个朋友里,展开的是一整幅属于现代人的情感世界。清晰流畅的拍摄审美,来自基于真实事件的城市故事,成功打动了一批抖音粉丝的情绪点。

  回想当初,金赫很庆幸自己在做电影、广告导演的同时,还很关注互联网动态。那段时间其实挺艰难的。有一天读了头条张一鸣的推荐算法逻辑之后,感觉(抖音)是不能错过的机会。金赫对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说。

  在他看来,每一个导演都希望有朝一日建立一个自己的厂牌。而这个愿望背后,意味着稳定的现金流,和能够实现编剧、导演、摄影和剪辑全流程的团队。这在当时并不容易,在高昂的营销和孵化成本下,很多人都劝金赫不要冒进。

  但金赫被算法背后的高效快捷深深吸引。它改变了由少数人预估市场、决策作品走向的模式。更诱人的是,通过用户的判断和评估,不断推送流量,可以在没有任何营销费用的基础上孵化IP,实现双赢。

  金赫知道,大众的观影模式从电影院细化到手机,这是无法改变的现实。快节奏下,如何制作使人沉下心去欣赏的作品,是当下创作人必须要面对的。他甚至感觉,抖音的崛起是不是观众的一次反打,对影视人无法跟上时代的一次警示。

  和以前拍一部电影休息三五年的慢产出不同,短视频时代,坚持稳定快速的产出,是给入局抖音的影视人新的考验。

  曾经在阿里影业带动 A计划(青年导演扶持计划)的资深制片人李海华,如今正在自主创业。在看到了短视频的风口后,成为了短视频内容平台铭剧工厂的创始人,带领一批青年导演,孵化以系列短剧为主的内容+人才矩阵。

  最初有了入局的想法时,李海华挨个给自己相熟的导演打电话。十个里面有三四个拒绝的,都觉得抖音剧太low了,导演们还是想坚持自己拍电影的梦想。但李海华理解导演们的选择和坚持。

  一番沟通之后,有8位年轻导演愿意跟着李海华尝试短剧,并在疫情期间开始了短视频的创作和学习。为了后期方便商务变现,团队定下了包括职场、家庭、母婴等8个领域的短剧类别,导演们各自回去策划剧情。营销、市场、商务、发行四个元素都要在创作中进行思考。

  第一次集体会议之后的第3天,有位导演率先完成了3个故事创意。他给我打电话,很兴奋地说完了三个创意,其中一个特别好,很有意思,然后三天又给我发了2万字的提纲。

  大纲拿来的时候,已经有八九个人物,还有主线副线,故事分支,整个都是网剧的创作思路。在李海华看来,如果还在按照网剧的概念进行短剧的创作,肯定是行不通的。

  还有一位导演率先拍出了样片,每个镜头都很用心,质感非常好,但电影留白太多。面对这种慢叙事而非15秒热开场的作品,短视频时代的观众早已没有了耐心。

  两个月过去,团队还处于筹措样片的阶段。几位MCN公司的朋友很着急,说我们太慢了。但是,李海华希望,能在最初的阶段,把每一步踩稳。我们在新的赛道进行尝试和创作,想把链路打通,学习和互联网和短视频经验,总结和提炼短剧的创作等规律,这样才能让更多愿意做原创内容的青年导演加入到铭剧工厂中来。

  下场拍抖音,金赫不认为这是专业影视人面临的降级。毕竟面对巨大的流量风口,谈什么姿态都是不理智的,观众还是那些观众。

  根据他的观察,许多影视人并非不接受下沉,而是无法理解用户决策内容的模式。大家习惯了制片人或者老板说了算,甚至会为了赚更多制作费,而无限拉长集数和工作时间。现在突然要变成自己投钱自己拍,什么都得干,收入又无法预料,心态上很难适应是必然的。但这也是推荐算法的魅力,工匠的时代。

  同普通MCN孵化红人不同,对于金赫这样的影视背景的团队而言,他们看中的是将短视频IP发展成为长视频甚至线下产业。对粉丝体量的追求都是次要的,能实现营收和现金流的稳定,继续组建能消化短视频和长视频以及衍生品的团队,才是发展初期的核心目标。因为朋友系列是我们要拍一辈子的故事集。

  在抖音的江湖里,即便专业影视人们最大限度地寄托了自己的艺术表达,但随着抖音的直播化,有一个命题他们越来越绕不过去,那就是卖货。

  尽管有着汽车、地产商这样的大客户,但金赫和团队最近也在思考如何拥抱未来5G时代的内容变化。

  看着罗永浩声势浩大的抖音直播,不少客户也劝他开通直播电商的业务。面对这样的市场空间,作为团队老板,金赫很动心。可作为导演来做直播带货的事儿,他又总生出一种偏离感,觉得不能迷失自己。

  好几次投资基金也跟我们接洽,觉得我们拥有难得的优质IP的属性,完全可以复制衍生更多可能。可团队成员的气质更偏向文艺。金赫说。他希望,在今年能够探索出一种两全的做法。能做出一些改变,也能保留我们原始的动机。

  但对于仇佩佩来说,带货这件事不需要太多心理建设。事实上,早在罗永浩之前,她就已经开始了直播电商的进化。

  第一次直播,仇佩佩的直播间浏览人次就超过了300万,最高在线万。一个月两次的直播,也对仇佩佩提出了更多面的要求。

  她自己总结出了带货三板斧的法则。首先供应链要很强大,市面上所有商品你都要hold得住;其次就是价格优势,灰姑娘直播间里的商品,要比双十一和618还要低,对粉丝来说,一次不忠,百次不用;第三板斧就是自身的感染力。

  曾经在《奇葩说》负责选角的仇佩佩,是选手们进入海选的门槛之一,你连我都说不过的话,比赛根本过不了。因此,天生能言善辩的她,做起主播来得心应手。其实抖音账号里,90%的人都不适合直播带货。

  在直播间里,仇佩佩卖过化妆品、服饰,也卖过空气炸锅、香炉,甚至马应龙。我一直跟公司说,我不是一个网红,我是一个演员。她说。现在,我就努力当演员之中最会带货,带货里面最会演戏的那一个就好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