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展示
当前位置: 主页 > 案例展示 >

nba直播古代神话宇宙是中国动画电影的开始还是

发布日期:2021-03-15 21:28

 

  春节档7部影片中,少有成人向动画电影的身影,自去年《姜子牙》撤档后,《新神榜:哪吒重生》接棒并大胆杀入新年的第一个重要档期,令人振奋。虽然暂时还没超越追光动画上部作品《白蛇:缘起》4.4亿的票房成绩,但不难看出创作团队在打磨中国古代神话IP别出心裁的创意与想象力。另一方面,从《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带给观众的惊喜开始,一直到《哪吒之魔童降世》以50亿票房成为高居中国电影票房第二的动画电影代表,当“国漫崛起”这四个字被屡屡提起时,中国动画电影也在被越来越多的成年观众认可。

  随着电影工业化的进步,美术、特效、视效的升级,观众能在大银幕上看到更多热血国漫,而从故事题材来看,那些成人向电影大多改编自《西游记》《封神演义》《白蛇传》这类中国古代神话故事。

  不可否认的是,中国古代神话一直以来就是一块文化瑰宝,当“大圣”开始不再和唐僧一起取经时,当哪吒不再是以前人们口中的那个“小英雄”时,动画创作者对中国古代神话IP的二度创作和解读都借此再次开垦了这块瑰宝。据悉,除了已经上映的《新神榜:哪吒重生》,追光动画会陆续开启自己的“新封神宇宙”,白蛇系列的第二部《白蛇2:青蛇劫起》也即将与观众见面。

  当然,除了追光动画,光线彩条屋、十月文化、其卡通等动画厂牌以及一些中小型动画公司所打造的中国古代神话IP作品也纷纷“在路上”——《深海》《西游记之大圣闹天宫》《哪吒2》《西游记之再世妖王》《二郎神之深海蛟龙》《白蛇传之白素贞》《孙悟空之噬天魔猴》《山海》……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如今的动画电影创作者们都纷纷涌入“神话殿堂”,中国古代神话改编真的屡试不爽吗?带着这样的疑问,骨朵采访了三位动画电影导演,和他们聊了聊关于挖掘神话IP的话题,以及他们在制作过程中的种种困惑。

  如同《大圣归来》筹备时间长达八年之久,《新神榜:哪吒重生》立项于2016年也比《哪吒之魔童降世》早,但因各种原因上映一再推迟,“慢工出细活”基本是动画行业的定律。看似近几年同取材、同故事的动画电影连连“撞车”上映,实际上细数背后的创作时间线,则凝结着每一位创作者辛勤的汗水与心血。

  《白蛇传之白素贞》(以下简称《白素贞》)的导演杨阿助表示早在06、07年的时候就想过做《白蛇传》这一题材。

  “2015年我写完这个剧本,然后找了《大圣归来》的制片人刘志江老师帮我们把关,中间剧本反复修改,直到2019年才改完剧本。”阿助坦言,动画专业毕业的他深受迪士尼动画的影响,一心想做能够媲美迪士尼的动画电影,但当时的动画制作水平有限,也找不到合适的伙伴,于是阿助将这个想法先搁置在一边,这期间他用五年时间做培训,交了几届学生后他选择了十几个人共同创业,创立了杭州流彩动画有限公司。“刚开始创作的时候,团队很小没什么资源,也没法找很成熟的编剧,所以基本上都是我们自己在写。”从一个想法到最后剧本的完成,阿助前前后后用了13年时间,这中间他并没有闲着,一人将创业团队从6、7人扩充到如今的50人,以影视特效较长的团队中间还参与了《龙之谷》《哪吒之魔童降世》等电影的特效和后期制作。团队小、资源少是许多中小型动画电影公司初期会遇到的问题,从剧本打磨到最后制作几乎都是亲力亲为,中间阶段性以接外包来滋养“电影梦”则更成为早期动画创作团队主要的方式之一。

  2015年阿助的《白素贞》正式立项,这一年马系海也创立了自己的动画电影公司谜谭动画。

  与阿助不同,从美术专业转到动画电影行业的马系海选择坚持做动画的原因更私人化,他想为自己的女儿留下点可以看的动画片。2018年,马系海导演了动画电影《大闹西游》,片中的热血大圣苗条不再,孙悟空遭遇“中年发福”、唐僧师徒惊变搓麻组合,大胆的想象力让《西游记》成为一部3D合家欢作品。但最终3700万的票房和豆瓣5分的成绩让这部作品并没有获得太多关注。喜爱孙悟空这一形象的马系海并没有放弃,《大闹西游》后他开始着手于成人向的动画电影——《孙悟空之噬天魔猴》(以下简称《噬天魔猴》)。“孙悟空是我从小到大一个比较喜欢的形象,他身上给我最大的启发就是乐观和勇敢。他敢于面对很多别人不敢面对的事情,这种精神也很像我们动画电影人的精神。” 马系海说。

  从内容上来看,无论是创作者还是市场,似乎都开始倾向于中国古代神话故事,马系海认为这主要分为两部分原因。“中国古代神话故事家喻户晓,对于我们创作者来说更易操作,比起原创它成功的几率可能更大。从市场的角度来说,现在的投资方可能一听到《封神》也会觉得有保障,相比于一个没听说过的原创故事,他们更愿意为有保障的故事买单。”

  但随着《哪吒》《姜子牙》的大卖过后,中国古代神话是否还会继续创造“神话”,马系海觉得这并不好判断。“如果之后同题材的电影不卖座,投资方也会相对理性。毕竟动画是一个投资大、回报少、收益慢的项目。”

  与此同时,漫长的制作时间也让观众在几部同题材的动画电影中不自觉地对比PK,不只《西游记》《封神演义》《白蛇传》这类观众耳熟能详的经典故事反复被搬上大银幕,就连原创国风动画也逃脱不了和日本动漫作比较。

  动画《山海》是导演杨楚的处女作,该片以引人入胜的传说为背景、讲述了少女“一”在光怪陆离的山海城冒险的故事,这样的故事难免让人联想到宫崎骏的《千与千寻》。“以点到面”,杨楚导演强调《山海》是借用一个核心主人公来展现回忆里的“中国味道”,看似奇观的场景其实里面蕴藏的是创作团队对现实世界的再模拟。“我们的动画融入了很多现实世界里的场景,比如里面店铺就是儿时卤水档的样子,还有好多器物的造型,都借鉴了老广州的器皿的样子。”杨楚说,“《山海》总体就是呈现一种三教九流的浮世绘,通过一个少女的视角来观察异世界。”不难看出,《山海》试图通过一个中国寓言故事来唤起观众对现实世界的勾连和想象。

  当然,最为苦恼的还是同行之间的比较。阿助坦言,《白蛇:缘起》里的某些设定上的确和自己如出一辙,于是他才在《白蛇:缘起》后当即决定再次修改剧本,磨到自己满意为止。这一种满意,很大程度来源于他对白素贞这一形象的挖掘。在阿助看来,白素贞身上那种知恩图报的品德是最为吸引他的,“迪士尼有很多长发公主,我觉得白素贞就是我们中国的公主,所以我想把她打造成中国的公主系列。”在阿助这版《白素贞》中强调的不再是她与许仙的爱情故事,而是着重讲述白素贞从妖变成人然后又自我牺牲的成长经历。

  即便面对《白蛇传》这样一个大IP,打破观众对白素贞固有的形象认识是阿助在制作过程中首要突破的难题,他表示,自己更希望用动画的形式给观众带去一个不一样的白素贞,尤其是给10后那些对《白蛇传》不了解的小朋友看,因此传递爱与正能量是他制作这版《白素贞》的重要创作初衷。

  而在打造过合家欢版《西游记》失败后的马系海则继续在孙悟空这一形象上深挖和探索。“《真假美猴王》这一章里我一直不太喜欢孙悟空把六耳猕猴打死这个点,总觉得六耳猕猴是不是有可能也是另一个孙悟空,顺着这个思路,我找到了‘噬天魔猴’这个概念。”马系海认为孙悟空背后可能隐藏着黑暗面,这个黑暗面就像他的影子一样跟随着他,如何战胜心魔成为《噬天魔猴》探讨的主题。马系海也清楚,成人向的动画电影探讨的角度更深,如何塑造一个不为人讨厌还充满魅力的“恶魔”形象是他创作过程中的难点。“我们不会一条路走到黑,更多的是借用噬天魔猴这一形象传递人性的东西,最重要是让观众看到人的两面性。”

  无论是原创还是IP改编,从人物出发进行创作成为诸多动画导演进行创作的第一步,因为个人理解的不同也让作品呈现出不同的人物形象和精神内核。

  也是在《大圣归来》之后,中国观众开始逐渐有了“动画电影不只是给小孩子看的”这一概念,对于诸多有理想的创作者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由于国内的电影分级制度没有完善,完全成人向的内容暂且不可能在银幕上出现,这又给创作者们设下了一道难题。马系海表示,《噬天魔猴》的定位是“不低幼,成人儿童均可以看”,这样设定的目的也很明显,首先要吸引成年观众进行二次传播,其次也要吸引孩子的家长为其买票进场。而为了满足各个年龄层的观众,马系海在创作时也要考虑加入正能量的元素,最终想呈现出一个老少咸宜的故事。

  但事实上,目前国内的合家欢动画电影容易仍在走低幼化趋势,在阿助看来主要还是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大多数人还是认为动画片是小孩看的,所以形象设计上还是偏Q版可爱的。另一方面小朋友其实并没有传播能力,家长带孩子去看电影其实也是看个热闹”,阿助强调,“成人向动画从形象设计到动画制作都要投入更多资金,这就有一定风险。目前市面上的成人向动画强调的是个性自我,而合家欢更多的是讲团结友爱,这一点上两者其实很难融合。”“中国想要打造出一部像《寻梦环游记》一样真正老少咸宜的动画还需要时间。”马系海认为,中国的原创动画发展才不过二十年余年,而在动画电影的投资上也远远不足好莱坞,像《哪吒之魔童降世》这样的作品只是一个特例,还有许多动画是赚不到钱。“大公司愿意花资本去讲好故事就开了一个好头,或许未来在人才和环境上都要有所完善,才会涌现更多好作品。”

  而如今,相比于故事内容和主题立意上的难题,技术上的更新迭代早已不成问题。

  对于一些中小成本的动画电影团队来说,有一项优势发挥到极致也能独自成一种风格。杨楚团队就对《山海》的美术特别自信,同时电影也尝试了二维和三维动画的结合,一些运动镜头通过3D建模会更加立体丰满。“中国的视效水平已经不亚于国外。”即便《白素贞》制作过程中在水戏特效、服饰上花费的视效设计比较繁琐,但阿助最后都能够游刃有余掌控住,“现在中国的视效已经做得非常厉害,很多和游戏制作接轨,软件硬件包括从业人员的技术都大大提升。”

  从故事取材的“撞车”,到成人向还是合家欢主题的取舍,中国动画电影在内容挖掘上仍面临着不少阻碍,技术的发展让一部分动画人更有自信,而随之带来的困惑依然是如何做出一个好故事。“技术都可以用钱解决”,马系海说,“当市场上同取材的故事越来越多,观众和投资方最终看的还是如何讲好一个故事,塑造好一个人物。”“中国古代神话IP从某种程度上是照顾市场的一部分原因,先让观众熟知,然后开始做这类电影,做出成绩以后,慢慢再做原创。”或许正如阿助导演所说,因为中国的动画产业还没有形成新公司推新产品能够让大家踊跃去接触,这种氛围还没到,但动画人都希望这一天能够早日到来。